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灵异小说 / 正文

都市驱魔师

作者: 水妖精 发布: 2018-8-25 分类: 灵异小说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连续的高温天气已经持续了十几天,而接连几个月的干旱让滨海市更加炎热。
白天,人们极少在户外走动,躲避着刺眼的阳光和干热的空气;而夜晚降临时,要么躲在屋里开着空调,要么就到房前屋后聊上一会儿,消消汗再回家躺着。气象局已经连续发布了多天的高温橙色预警,人们除了在家吹空调,也别无他法。虽然电费蹭蹭往上涨,但谁也不想再一个蒸笼似的的屋子里睡上一整晚。
周五晚上去爸妈家吃饭,席间听他们聊着家里亲戚的事情。
“你老舅爷前天走了。”爸爸抬起头,对我说。
我愣了一下,“哪个老舅爷?我记不清。”
“你小时候见过的,后来他就离开滨海,一直到去年才回来,当时你出差,家里聚会你也没见到。”
“难怪,我说一点印象都没有呢。”我漫不经心的应和着,剥了一个大虾塞进嘴里。
“你老舅爷身体一直不错,省吃俭用了一辈子,这阵子天热,他也没舍得装空调,结果半夜在家脑出血了,也没救过来。”我妈在旁边叹了一口气。
“滨海市这几天都快40度了,已经打破历史记录了,还不装空调,自己找不痛快呢!”我撇了撇嘴,继续喝汤。
“你老舅爷周六出殡,去看看最后一面吧。”老爸说道。
“你小时候老舅爷来咱家的时候,每次都给你带很多好吃好玩的,你那个变形金刚,就是他给你的呢。”
“好,明天我跟你们一起走。”
翌日,周六,农历七月十五,中元节。
天刚亮,我就和父母来到了市殡仪馆,赶着一大早,本以为人不多,没想到还没进大门,就被车水马龙的堵在路上了。我们只好下了车,步行往里走。
“人这么多?”我有些纳闷。
“最近天热的很,我去医院探望朋友的时候,听说死了不少人,殡仪馆都来不及火化,装都装不下了。”我妈解释道。
“这么严重!”我不禁咂舌。
到了送别大厅,没想到还是要继续等,没办法,插队的人太多了,别说头一炉,就是头十炉都不知道能不能排的上。
闲来无事,趁等待的时间里,我溜达了一圈。大厅内外人很多,从那些人的口中,我听到逝者去世多与高温炎热有关。
终于,轮到我们进去,相比之前参加的告别仪式,因为人多的缘故,现场流程显得格外潦草,匆匆走了一圈,甚至连最后一面都看不真切就被后面的人推了出来。
本来,这就算完事了,没有等到火化,我和父母向对方告了别,婉拒了告别宴,就回到了家。
没想到,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晚上九点,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,让我尽快过去。
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匆匆赶过来,看到父母一脸焦虑,不禁担心。
“不是我俩,是你老舅爷。”我妈看我一直盯着他们,开口解释道,“你老舅爷家出事了。”
“出事了?怎么了,吵架了还是打架了?”一瞬间,我脑海中想了很多。
“是你老舅爷,没走成,回来了。”老爸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。
“晚上我接到你姑妈女儿青青的电话,说姑妈疯了。开始说看到老舅爷了,接着就开始胡言乱语起来。我们放心不下,准备去看看。”我看着父母都已经穿戴妥当,料想也拦不住,暗暗叹了口气,说:“行,我跟你们一块去吧。”
“这事儿叫上你,兴许能帮的上忙。”老爸十分郑重的说道,“你要不要准备点什么东西?这边家里还有不少你的物件。”
我点点头,去到我的书柜里翻了起来。
父母在这件事上如此看重我,全因为我的与众不同。我天生异瞳,从小就能看到很多鬼影,为此他们还特意带我去见了一个老道士。听他们说,那个老道士一见我十分惊讶,说我命格特殊,拥有先天阴阳眼,如果跟他修道,会事半功倍。当然,最后父母没有答应那个道士,把我带回了家。即便如此,那个道士还是送了我一本小册子,还有几件小玩意。
这些东西,父母一直替我保存着,我上学识字以后,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,跟我说了这个故事。父母说,不是不相信老道的话,只是舍不得我这个儿子,如果我长大以后想走这条路,他们也不会拦着。
此乃后话。
我从书柜里翻出了当年老道士送我的桃木剑、摇铃还有一沓黄纸符箓。这些符箓,是我平时照着老道送我的册子里的内容学着画的,这次就带上防身了。
装备妥当,我和父母打车来到了舅爷家。
还没进门,就听到屋里的喊叫声,我爸要去敲门,被我拦下了。
我拿出两张镇宅符,先贴在门框上,又拿出数张阳符,交给父母让他们戴在身上以防阴气太重伤身,然后重重的敲了敲门。
过了好半天,一个姑娘才打开了门,是姑妈的女儿,青姐。上午在殡仪馆见过一面。
“青姐,家里怎么样了?”还没进门,我已经感受到了屋里不同寻常的阴气肆虐,若非门口提前贴着镇宅符,估计阴气就要外泄出去了。
“我妈,我妈她不知道怎么了,下午回来就一直自言自语,一会儿说姥爷回来了,一会又说家里电费太贵了,不要开空调。到晚上,就开始神志不清,连我都认不出来了。”青姐抹着眼泪,哭着说道。
“没事,我来看看。”不等她回答,我一步跨了进来。
相比屋外,屋里的温度明显低很多,不仅仅是因为空调,阴气重的堪比古墓。我一手提着桃木剑,一手握着一张驱鬼符,往姑妈的房间走去。
姑妈的房间门紧锁着,我问青姐要来钥匙,缓缓打开门。
房间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空调,依然阴森的令人发抖,姑妈坐在床边,愣愣的注视着前方。
外人看不出异样,而我一眼就看到姑妈身上一股黑气。我按了按手中的桃木剑,想了想,将一张驱鬼符换到左手。
“老舅爷,是你吗?”对着姑妈,我却喊出老舅爷,因为我判断,此刻姑妈已经被老舅爷上身了。
听到我叫老舅爷,姑妈原本呆滞的目光突然向我看过来,她两手撑着床,似乎想起来。我晃了晃手中的驱鬼符。
“老舅爷”,我缓缓说道,“我知道你不想伤害任何人,我也不想伤害你。”
姑妈,或者说"老舅爷"似乎听不懂我的话,仍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伸出双臂向我扑了过来。
说时迟那时快,我左手将驱鬼符向前一抛,右手的桃木剑快速跟上,挑起驱鬼符将其刺向对方。没想到原本动作有些僵硬的"老舅爷"却猛的一闪,避开我的桃木剑,同时向前一大步,继续伸手抓向我。
我一击不中,连忙退到了门口,这时青姐与我爸妈都已经来到门外,看见这番景象,大惊不已。
"孩子小心!""小心别伤着我妈!"
我没有回头,此刻我站在门口,身后就是自己的亲人,我已无路可退。我右手紧握桃木剑,左手在背包里摸索,抓出来一沓符箓。
我看了看面前已被老舅爷附体的姑妈,想了想,把五雷符挑了出来揣进兜里,捡出所有的驱鬼符,右手的桃木剑一晃,朗朗念到:
"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,
何神不讨 何鬼不惊。
上呼玉女,收摄不祥。
登山石裂,佩带印章。
头戴华盖,足蹑魁罡,左扶六甲,右卫六丁。
前有黄神,后有越章。
神师杀伐,不避豪强,先杀恶鬼,后斩夜光。
何神不伏,何鬼敢当?
急急如律令!"
说罢,左手一挥,手中的符箓如雪片般向前飞去,右手的桃木剑做了一个炎字诀,登时空中的驱鬼符燃烧了起来,一团团蓝色的火苗飞向"老舅爷"。
有炎字诀加持的驱鬼符起了作用,"老舅爷"似乎很害怕,慌忙向后闪躲,可是这次我撒出去的符箓实在太多,上百张燃烧的驱鬼符如散发着幽蓝光芒的飞蛾,竞相飞向"老舅爷",纷纷击中他的身体,整个身体也燃起了诡异的蓝色火焰。
"老舅爷"发出了尖利的惨叫,后来据我父母说,当时这叫声根本就不是人能发出来的。"老舅爷"被击倒在地,还在拼命挣扎,想要爬向我。
我叹了一口气,左手从兜里摸出几张五雷符。
"你如果再往前一步,我就祭出五雷符,到时你魂飞魄散,再也没有机会入轮回了。"我冲他喊到。
这一次,"老舅爷"似乎听懂了,没有向前爬,原地打滚扑打身上的火焰。
我让青姐取来一盆水,将身上的佩玉摘了下来泡在水里,而后把这盆水泼在"老舅爷"身上。
原本生生不息的蓝色火焰,很快就熄灭了。"老舅爷"身上不见有任何伤痕,似乎也没那么痛苦了,但他依旧趴在地上不敢动弹。
"这是怎么回事?她——到底是谁?"青姐颤颤巍巍的指着地上的"老舅爷",也就是姑妈,心有余悸的问我。
"老舅爷上身了。"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"老舅爷",丝毫不敢放松警惕。"本来今天出殡,应该有鬼差来勾魂,待头七再回来一次。但是近期高温去世的人太多,鬼差忙不过来,很多人去世火化却没有超度,成了孤魂野鬼,老舅爷就是这样。"
"啊?那,那怎么办?我妈她现在能好吗?我姥爷能送走吗?"青姐听完我的话,一下子慌了神,抓住我的手,急切的问。
"别急,我有办法。"我拍了拍青姐的肩膀,松开了她的手。"老舅爷的魂魄不全,所以并没有清醒的意识,他附在你妈妈身上只是本能反应。我刚才用驱鬼符压制了他,接下来给他超度,直接送入轮回,你帮我去准备几件东西。"
我让青姐搬了一张桌子放在门口,又让我妈去厨房准备了一碗倒头饭(倒头饭就是把碗里的米饭盛满,按结实后,整个倒出来,让米饭呈现出碗的形状,然后再把米饭倒置在碗里,保持米饭碗底朝上的姿势,而且一定要半生的米饭),摆好以后,我拿出三支香、一沓空白符箓、丹砂、毛笔。
准备好这些,我又看了一眼地上的"老舅爷",冲他说道:"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,我现在要超度你,让你投胎去个好人家。你要是不配合——"我晃了晃手中的五雷符,"就没有这个机会了。"
"老舅爷"趴在地上点了点头,便不再有任何动作。
我将三炷香点燃,直接插在倒头饭上,随即用毛笔蘸着朱砂,在空白的符纸上开始画起来。这次我画的是往生符,因为平时用不到也没有准备,这次只能现场画了。
画完八张往生符,我用了天师宝印后,将这八张符贴在了房间的八个方位上。当贴完最后一张符时,地上的"老舅爷"有了反应,直挺挺的站了起来。
我手持桃木剑,脚踏七星步,口中默念往生咒。每踏出去一步,就有一张符纸自动燃烧起来,当第八张符纸燃烧后,站在房间正中间的"老舅爷",也就是姑妈身上的黑气渐渐变淡消失,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。
我连忙扶起姑妈,将她放在床上,向青姐和我爸妈招了招手,让他们都过来。
"结束了吗?"青姐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姑妈,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"结束了,老舅爷毕竟不是厉鬼,也愿意转世投胎,走的很顺利。这次头七都不用特别去操办了,我已经送他入轮回了,以后也不会回来了。"我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说道,"姑妈没事,一会儿就能醒过来。只是被鬼上身,有些虚弱而已,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"
我的话还没说完,只见姑妈悠悠的醒了过来。
"妈,你醒了!"青姐一见姑妈苏醒了,兴奋的抱着姑妈哭了起来。
"我这是怎么了?头好疼,你们怎么都在这?"姑妈看着我们,满脸疑惑。
"妈,是这样的,今天下午你回来以后……"青姐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姑妈叙说了一番,听到自己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姑妈惊讶的嘴都合不上,后来听说我给老舅爷做了超度,又激动的流下了眼泪。
"孩子,太谢谢你了,今天我们家遭这一劫,若不是有你这位大师,真无法想象。"听完青姐的讲述,姑妈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"别这样,姑妈。"我笑着说道,"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这是我的责任。"我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父母,"这也是我父母所期望的。"
月朗星稀,辞别姑妈一家人后,我和父母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"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我很后悔当初拒绝那个老道士,耽误了你的前程。"老爸沉默许久,开口说道。
"那是我们的缘分未尽,那位道长我一直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,等他再找到我的时候,我就有另一番机缘了。"我玩着父母的胳膊,笑着说道。
家,就快到了。

« 上一篇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鬼故事  驱魔师  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控制面板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最近发表
网站收藏